[微博-_G_v_e_]

[孙翔中心]Try Again

终夏:

*翔翔生日快乐


*周翔还在懵懂中


*时间点是第十赛季总决赛落幕那天


 


出体育馆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孙翔抬头看了一眼明晃晃的月亮,只觉得刺眼。


思绪还是停摆着,赛后发布会的时候他似乎跟着副队说了“期待和兴欣再次交手”之类的话,记忆却像被白雾笼罩着看不真切。


跟着其他人一起上了大巴,他默不作声地占了最后排靠窗的位置。


高强度的操作让他的指尖颤抖,他狠狠捏住座椅,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茫然地看着窗外上海鳞次栉比的高楼连成一片飞速地向后倒去,有一瞬间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第八赛季接手一叶之秋带着嘉世出局,第九赛季挑战赛输给新结成的兴欣,第十赛季转会即将建立王朝的轮回又一次败北。


无论他是单打独斗还是融入团队,无论他是不是为了战队的输赢抛下了他的自尊和骄傲,无论他怎样努力再努力永远不放弃,结局却一样。


他又输了。


弯下一直绷得直挺挺的脊骨,把头靠在前面的椅背上,缓慢地吐出一口气。


他觉得好累。


 


下车的时候他还是心不在焉地低着头,忽然拍上肩膀的手让他吓了一跳。


吕泊远边推着他往前走边说:“你表现得又不糟,低什么头。”


孙翔看着他难得严肃的表情,咬住了嘴唇。


他来轮回之后一直都不糟,甚至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迅速融入了这个被称为一人战队的地方。这不仅仅是源自他自身的改变,更是因为轮回的每一个人都切实地把他看作轮回的一份子。


尽管他没朋友的骄狂性格时不时要冒头,打起团战来愣头青一样地横冲直撞,不过心的直言快语经常噎得人半死,但周泽楷会用行动告诉他什么是天外有天持满戒盈,江波涛会不厌其烦地跟他重复战术和执行的重要性,杜明和吴启会苦口婆心地教育他说话不过脑讨不到媳妇最终演化为一群宅男对方哥的羡慕嫉妒恨。


他是如此庆幸在他落魄不堪过终于懂得自省之后来到了这支队伍。


他和这群人,每天一起训练一起吵闹一起进步,以不同的步伐朝着相同的目标迈进。


吕泊远今天的擂台赛表现或许是很糟,其他人也有各式各样的误判,但他难道不正是为了弥补轮回的不足而来到这里的吗?


可结果呢?


孙翔尝到了嘴里一点血腥味,却只能用这种方式沉默地发泄出胸中满溢的不甘和自我厌恶。


站在大楼门口和周泽楷说着什么的江波涛迎了过来,看到他的样子叹了口气,连声音都放柔了。


“今天大家都累了,复盘改到明天上午,接下去的时间早点休息吧。”


他点点头,想开口,却不知道能说什么,于是只好沉默地继续往前走。


周泽楷也看着他,而他居然能读懂自家不善言辞的队长眼中的关心和安慰了,勉强牵扯脸部肌肉,孙翔回了周泽楷一个难看的笑容。


他和吕泊远直接上楼准备回宿舍,在走廊看到了正打着电话的方明华。


“哎,别哭,我都没哭呢。胜败乃兵家常事,明年再来就是了。”


方明华还说着就皱着眉走过来捏了捏他的脸,孙翔的牙齿这才离开了下唇。一旁的吕泊远看他血淋淋的嘴唇皮瞪大了眼,立刻用手背给他擦了擦。


“卧槽,翔翔你干吗呢!”


他有时候感觉轮回的人明明没比他大几岁却一个个都把他当成没长大的熊孩子,惯着他让着他,只不过最后也没等来他把轮回抗在肩上的那一刻。


孙翔舔了舔下嘴唇的伤口,满不在乎地回了句:“没事儿。”


他是真的没事,一年又一年,他都快习惯输的滋味了。


 


打开寝室门,他把自己扔到床上,衣服也懒得脱,直接拿被子盖住头。


不甚美好的记忆纷至沓来,他不听不想不看,鼻子陷进枕头里,呼吸困难。


挑战韩文清输了一招龙抬头,于是他练出了龙回头。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于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拥有了队友。


八阶斗者意志的一叶之秋他驾驭不了,于是他选择了避而不战。


可那又怎样呢?


6.5秒轮回就同冠军奖杯擦身而过,3秒他所有的改变和尝试都变成没有用的垂死挣扎。


他像是JUMP漫画里的反派丑角,一次又一次地跳出来拦在主角升级的路上,然后一次又一次地被狠狠打败。


他不懂为什么同样是付出努力,收获友情的梦想之路,他却总也摸不到胜利的法门,是他压根就没有做主角的资格,亦或是他的努力还不被认同。


可他已经不知道还能怎样努力了。


 


迷糊之间他似乎是睡着了,听到敲门声才勉强睁开眼,他半梦半醒地打开门,吴启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里,然后落到他肩上。


“翔翔,去吃宵夜!”


平时这事多半是杜明的任务,但他今天擂台赛被女神堵在深坑里连死了,巨大打击之下估计得魂不守舍好多天。


孙翔听着吴启跟平常一样嘲笑杜明,揉了揉眼睛,感觉湿漉漉的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左右开弓擦干净了还不忘朝吴启吼一嗓子“你什么都没看到!”


吴启从善如流地嗯了声,深得他们队长的真传。


孙翔回房间迅速洗了把脸,把睡得皱巴巴的队服外套也脱了。


两个人谈性不高地路过食堂之后,孙翔才问了句:“出去吃啊?”


“嗯,就等你啦,速度起来。”


远远地看到门口站了一溜的人,他不大好意思地嘟囔:“早说啊!”


“副队说你大概睡着了就没去吵你嘛。”


被吴启一瞥,孙翔掏出手机看了看,3个江波涛的未接来电,甚至还有周泽楷的1条短信。


他不出声地加快步伐,然后硬声硬气地朝着大家说了句对不起。


他知道这顿饭多半是为他吃的,轮回虽然是3年里赢最多的队伍对付失利却也很有一套,每个人看起来都比他平静从容得多。


至少看上去是如此。


 


上了车他被吴启和吕泊远一左一右地挤在中间,正前方还坐了个不时飘来小眼神的杜明,整个人都暴躁起来,好在订的店离轮回不远,10分钟就到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店名,是他一直嚷着要吃的川菜馆,只是之前每次提,轮回一众吃辣眼泪汪汪的甜党就能跟他扯到他忘了这事儿。他把手插进裤兜里,又想咬嘴唇了。


落座之后江波涛飞快点了菜,还要了瓶冰啤酒,孙翔诧异地望过去,收到了江波涛安抚的笑。


“偶尔喝点没事,自己注意量就成。”


他撇撇嘴,最终没说什么。


他给自己豪气干云地倒了三指高,右手边的杜明拿他杯子量着,楞是比他多倒了那么1点点。


翻个白眼,他决定不理这个天天暗恋今天失恋的二货。


冷菜上齐大家都先看一眼低头研究酒杯的周泽楷,看他一脸呆呆的“你们看我干吗?”的表情就又齐刷刷地看向江波涛,江波涛看眼方明华,后者自然地接过了工作。


“赢了叫庆祝,输了该叫什么就不知道了。”


方明华站起来,苦笑了下,又正色继续道:


“但输了也不是世界末日,只不过是今天的我们实力还不够,接下去还会有明天,后天,又一个赛季,又一个三年。”


“别一个个哭丧着脸说什么如果我能怎样怎样,事实不会改变,个人没那么重要,把不甘心和悔恨都吞下去,化作继续前行的动力。”


方明华举起酒杯,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沉着。


“我们的目标是明年的冠军。”


周泽楷第一个站了起来,用他一贯低沉腼腆的声音重复了一遍。


刹那间小小的包间里回荡着此起彼伏的“目标”和“冠军”两个词,孙翔有点想哭,碰了杯之后仰头一口气灌了下去,顿时被不熟悉的酒精味呛住了。


看杜明也是脸皱成一团,咳了个死去活来,他忍不住想哈哈大笑,却让背上突如其来的温度吓得一抖。


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换到了他旁边,正有节奏地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不知是不是酒喝太快的关系,荣耀第一男神的脸颊红红的,纤长的睫毛随着缓慢的眨眼一上一下地扑闪着,闹得孙翔很想伸手去刷刷看。


孙翔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伸了半道的手,心想我这干吗呢?


他坐下之后周泽楷也收回手,专心飙手速跟吴启抢菜吃。


水煮鱼片和辣子鸡一出之后孙翔之外的人都开始猛灌水,孙翔看看左边一脸严肃的周泽楷,又看看右边苦着脸的杜明,开心地给他俩一人捞了一勺水煮鱼片里的汤底蔬菜。


杜明唱戏般伸着食指“你,你,你”了半天,一把抱住了离他1个半座位的江波涛要求主持公道,被江波涛递了小半碗醋。


周泽楷就安静得多,趁着孙翔看笑话的空当默默跟他换了个碗,爽快地吃掉了他碗里其实反而不太辣的鱼片,转过头的孙翔就只能红着脸跟杜明如出一辙地“你,你,你”了。


这顿饭真的是好吃并痛快着,1小时风卷残云之后每个人都嘴唇红红的,孙翔因为下午咬伤了的关系更是红得发艳,手撑在桌子上发呆,拿周泽楷装了冰水的杯子镇着隐隐作痛的下唇。


大概是酒精上头,孙翔脑袋晕忽忽的,只觉得特想吼上一嗓子。


关于他一路的骄傲,迷茫,挫折和失败。


 


走出饭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路上行人寥寥,江波涛拍板一路走回去散散酒气。


被晚上的凉风一吹,只穿了短袖T恤的孙翔就打了个冷颤,嘶嘶吸着气略缩起身子,又迅速把身板打直。


他原本就是瘦高个,眼尾又微微上挑,低头看人的样子总像是睥睨众生,给人印象很糟。他以前不太在意这些,反正他有实力有自信,有时是真不把对方放在眼里。来轮回以后跟杜明吴启混在一起总被搭住肩膀往下拽,连周泽楷也一副看到他喝牛奶就欲言又止的表情,总算是学会偶尔主动降低海拔。


但他习惯一个人的时候就挺胸站正,摆出随时来战的姿态,即便他两手空空。


“我没有任何天分,我只有梦的天真。我是傻,不是蠢,我将会证明,用我的一生。”


他轻轻哼起高中时常听的歌,那时他还是成绩不上不下只有身高扎眼的普通学生,偶然知道了荣耀,随便地加入了越云公会,毫不费力地在竞技场PK掉各种各样的人,带着舍我其谁的狂妄进了战队。


然后至今。


荣耀的职业赛场跟他想得不一样,这2年多他最佳新人的那点骄傲被磨掉了一层又一层,只有骨子里对胜利的执念丢不了。


“我如果有梦,有没有错,错过才会更加明白,明白坚持是什么。


我如果有梦,梦要够疯,够疯才能变成英雄,总会有一篇,我的传说。”


吴启靠了过来,顺手搭上他肩膀跟他一起唱了高潮这两句,然后顺口说:“翔翔你该唱《孙悟空》才对!”


孙翔难得的一点沉湎感性顷刻被破坏殆尽,他转头瞪吴启一眼,用力挣开,一个人走到了最前面,片刻后发现他压根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好在身后很快传来了脚步声,他回头看,居然不是善解人意的好副队,而是周泽楷。


他其实跟这场上场下反差巨大的联盟第一人处得不错,虽然还是经常搞不懂他说什么,偶尔会闹乌龙,但总体上很愉快。他一到晚上沾到床经常就秒睡了,确认战术的比赛前夜霸占周泽楷的床不是一次两次,对方也没把他踹下去,可见轮回队长真的是个好人。


周泽楷跟他并排走到一起,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被他“嗯?”了之后隔好久才说:


“会有那一天的。”


这没头没脑的在说啥?


孙翔满脑子问号地把从吃饭到现在发生的事理了一遍,又问了半天,得到周泽楷“歌词”的提示之后才想到答案。


周泽楷是说他总有一天会成为传说的。


他停下脚步,看了眼有点羞涩但表情认真的周泽楷。


他和一叶之秋这个传说绑到了一起,他原以为自己会是续写传说的人,结果却不是。太多人对他感到失望,判定了传说的陨落,尤其是他一次次地败给这个传说的缔造者之后。


惊心动魄的3秒又在他的脑海里重播,他用力摇头试图摆脱那些影像。


路灯白惨惨的光线照亮了他们的前路,他还能想起方才包间里那一声声清晰坚定的“我们的目标是冠军”,他相信轮回会再次夺冠,只是不清楚自己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又能带来多大的不同。


他又不是不倒翁,又怎能面对失败,永远坦然地再次爬起来。


 


漫长的沉默里周泽楷不知是误会了什么,脱了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孙翔窘迫又解释不清干脆一把接过。


拉上外套拉链,洗衣液的香味和些许汗味一下钻入鼻尖,孙翔有点出神,他一向觉得周泽楷采访之外的一切都游刃有余,原来不是。


他又忘记了。


轮回的失败是他的失败,也是周泽楷的。


轮回的胜利是周泽楷的胜利,当然也是他的。


绕了一圈他居然又陷入了自我中心的思维怪圈,把自己从战队里剥离了出来。


孙翔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看到对面周泽楷脸上微微的笑意。


他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方明华不知从哪儿窜出来摸了摸他的脸,感叹道:“你这又是伤口又是拍脸的,经理明天得哭了啊。”


他的感动一下子哽在喉咙里,简直噎得半死。


杜明也跟了上来,嚷嚷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翔翔吃我一掌!”


孙翔没等杜明的爪子摸过来就迅速地把周泽楷推了过去,杜明以下犯上胆敢揍队长自然是被吴启和吕泊远二打一不解释,孙翔也被周泽楷敲了脑袋,不过不大疼就是了。


江波涛慢悠悠地跟在后面,无奈吐槽:


“你们的高冷画风呢?”


孙翔想起他来轮回之前紧张兮兮地在论坛研究了好久,制定了以单人PK熟悉每个人兼而展现他的高冷画风的计划,结果轮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不过2个星期他就被这群人傻乎乎的真面目给囧住了。


但他喜欢,并且相信这群人。


相信如果是和他们一起的话,即使道路漫长,布满荆棘,他偶尔又会迷路,最终也一定能够到达顶点。


为此他愿意再试一次,亦或千百次。


 


THE END.




 


文里提到的歌是五月天的《咸鱼》。


STK同学问我这文写那么痛苦究竟为嘛要自作孽,其实我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只是觉得不论是他还是自己,不好好地面对一回总决赛就不能继续往前走吧。总之我就是这么任性地喜欢着这人(笑

评论
热度(211)
  1. 今是而昨非终夏 转载了此文字

© Kiooly | Powered by LOFTER